周瑜。

病娇爱好者。

生生不息。

一个想看蜘蛛飞的脑洞产物。
双十一凌晨的选修课作业。
       一篇童话而已随便写写拒绝批评。

       性感姜鹤,激情码文 。


     小区是上个世纪后半期的产物,肆意生长的杂草灌木中,灰暗古旧的四五层水泥矮楼掩映其中。
      冬日的天总是黑的很快,天色昏沉,院中路灯早已亮了起来,昏黄明灭,影影绰绰,时有飞蛾顽固地撞向灯罩,“噼啪”作响。
     笙笙走在归家的路上,将近饭点,华灯初上,不时有欢笑夹杂着饭菜香味从各家窗内飘出,仿佛在催人归家。笙笙没有加快脚步,她知道,此时家中不会有欢声笑语也不会有饭菜飘香,徒留空荡荡的房间。父母工作繁忙,总是顶着凌晨微弱星子出门,披着一身夜深露重归家。
       家中的一切虽陈旧却十分干净,并不破败。笙笙坐在桌前,昏黄灯光下,巨大的寂寞像茧一样包裹住了她,窗外月光凝成银亮的液体缓缓流过空寂的心,却不留一丝痕迹。
      “啪嗒” 一颗泪摔碎在纸页上,折出晶莹璀璨的光。缺少陪伴的孤独成长让她只能把委屈深埋心底。
      “笙笙!”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她吓了一跳,环顾四周,只有灯光在墙壁上投出的微弱黄晕。她怀疑是自己的幻听,可那声音却又是确确实实被她所听到的。“笙笙!往上看!”那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她顺声音看去,斑驳的天花板的角落里,一张小小的蛛网在灯光下反射着暖黄的光,蛛网中央是黄豆般大小的像一团黑毛线头一样的小蜘蛛,活泼地在网上荡来荡去,一下没勾住差点从上面摔下来,滑稽的动作让她不禁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笑哎,多笑笑嘛,你笑起来可真好看。”小蜘蛛带来的惊喜冲淡了孤独的伤感。“第一次看到你呢,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啊?”她好奇的问,“一个多月吧,我们刚孵出来的时候都要扯一根丝随风飘走的,就像蒲公英一样,去到不同的地方,但我落到这儿以后再也没见过别的蜘蛛了...都没有人陪我聊天,可无聊了。”没想到这还是一只话唠蜘蛛,笙笙心想,不过也好,一人一蛛总比一个人强。“小蜘蛛,以后我陪你聊天吧。”“真的嘛?那可太棒了!上次有只虫子粘到我的网上,我本来想和它聊聊天的,可它不仅不理我还把我的网都扑腾坏了...”小奶音里充满了委屈。“那你以后找我好了,对了,你还没有名字吧,我可以叫你星星吗?”好啊,笙笙喜欢星星吗?”是啊,因为你就像星星,闯入我黯淡的生活,有着璀璨明亮的光,笙笙微笑着想,没有说出口。她放眼望去,冬日的夜空有些迷蒙,可她却隔着雾气,看到了千万光年之外的美丽。
        斗转星移,多少夜空在不经意间逝去,冬雪处融,便是草长莺飞的春意盎然。笙笙的变化尚不明显,星星却已经有纽扣般大小了,事实证明,话唠长大后并不会变得沉默,星星依然每天热衷于用清脆的童音和笙笙聊天。“笙笙,你知道吗,据说每个蜘蛛如果能乘风飞到天上就会变成一颗星星。”小蜘蛛扯出一根丝,从天花板上倒挂下来,吊在半空中晃晃悠悠“我也想试试哎,我都叫星星了一定可以变成星星的对吧?”“星星想变成星星嘛,这可挺有意思哦”笙笙故意对着蛛丝吹出一口气,晶莹的丝线左右摇晃,差点儿把星星晃下来,“笙笙!哎你吹它干嘛!我要掉下来了!”“那你可就成了流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笙笙故意用笑声掩饰着心中的不舍,如果星星走了...那段灰暗的日子浮上心头,可是对于一只蜘蛛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这次飞行了吧,星星那么渴望变成真正的星星,它也一定会变成真正的星星的,我不能自私的去阻拦它的梦想啊...“笙笙?你不高兴了吗?要不我多扯几根丝让你吹吹?”长时间的沉默让星星不由担心起她,“我只是在想,如果你变成了星星,一定是那最大最亮的那颗!”“那笙笙一定可以看得到我了!我每天变着花样闪烁给你打招呼好不好?”既然分别的时候终会来临,那就好好珍惜这段美好吧。
      夏日的骄阳伴着蝉鸣踏着满地落花而来,随天气渐热,夜晚天空雾气渐消,晴朗的可以看到漫天星辰,而夏夜,则是最好的飞行时机。将近半年的陪伴让笙笙逐渐开朗起来,星星也不再蠢得会从网上掉下来了。成长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,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。笙笙依旧能清楚地记得那个晴朗的夜晚,凉风习习拂去燥热,也略微带走些伤感,星星趴在笙笙肩头,他们选择的地方是小区的一角,草木茂密却没有遮天蔽日的枝叶阻碍视线,她把星星捧在手中,声音哽咽:“你个傻蜘蛛,别再飞的时候差点掉下来了。”“我才不会!但是笙笙你记得平时多笑笑嘛,和你聊天之前那一个月天天看你掉眼泪...你怎么现在又哭了啊,又哭又笑得难看死了”“你就不能说我点儿好?赶紧飞你的!”恰一阵风起,周围草叶尖儿上,一只只蜘蛛扯出一根根柔韧的丝线,一只,两只...迎风而起,笙笙轻轻一抛,星星便扯出蛛丝乘风飞起。“谢谢你!星星!”她大喊,半空中传来清脆的熟悉的声音:“笙笙!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!”她笑了,看一盏盏小小的灯远去,远去,飞向天空,最终化成一片璀璨的星,熠熠生辉,照亮夜幕。
       星星走后的第一年,又是冬夜,灯火摇曳下,笙笙抬头远望,远处那颗最大最亮的星子穿过云雾,直直照进心底。笙笙轻笑,寒夜过后,仍有一春将临。
       世间一切,生生不息。
      

存梗/
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。